在回顾这几年的转型历程时,Pat Gelsinger坦言转型不容易、转型需要时间。如果说有值得与业界分享的经验,Pat Gelsinger表示这就是要用正确的方式做伟大的事业,“如果人们相信我们的愿景和价值观,他们会跟随你走上转型之旅”。

就VMware的愿景来说,我们希望帮助企业的数字化转型,帮助客户用软件定义业务和IT,我们用基础设施、软件等帮助企业在多云和多设备的未来中获胜,总结下来就是任何应用、任何设备、任何云以及安全,这是我们为客户所做的事情。

就VMware自己的转型来讲,必须说的是企业的转型需要时间,对于CEO来说总是要“背锅”的,很多不应该CEO受的指责总是要CEO来背。在转型的时候,我们设定了一些策略,但这总是需要时间来执行并且验证。对于CEO来说,需要坚持,与外界不停的沟通“我们要去哪”,因此转型的过程需要很多决心和毅力。随着转型的推进,愿景越来越具象化、具体化,人们开始明白CEO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这至少需要3-4年的艰苦工作。

我们一直在市场上创造成功,NSX、vSAN、AirWatch、Workspace One这些产品在驱动我们最近几个季度的财务成功。当然,NSX是几年前就已经发布的产品,但到现在这块业务长大到足以贡献到我们的业绩里。

过去15年,客户对VMware技术做了更多的投资,80%多的企业级工作负载都运行在VMware的技术平台上。现在,我们把VMware的技术能力带向云计算时代以及多云世界,这对于企业级客户来说极具吸引力。

如果你能满足客户的需求,你就会成功市场中的领导者。这些战略合作,都是客户所希望看到和要求的,AWS CEO Andy Jassy也强调双方的合作是客户要求的结果。

我们相信,在公有云和私有云之间有一个平衡,边缘计算和IoT的发展正驱动市场更多走向私有云和本地计算。在过去十年里出现一个集中化的IT趋势,但随着边缘计算和IoT的发展,未来的IT分散化趋势将十分明显。

OVH已经成功接收了我们的vCloud Air公有云业务(在美国和欧洲市场),并且着手继续发展这块业务,客户对这个转换很满意,我们也会继续与OVH合作创新。现在看来,关于OVH的决定是很正确的,关于这个交易的执行也很成功。

像NSX这样的高端产品是为高端市场打造的,我们现在也在简化NSX产品以适合中小企业;vSAN本身符合中小企业以及那些向上成长的企业的需求;AppDefense适合任何类型的企业;VMware Cloud on AWS最开始是针对大型企业而设计的,大型企业也是我们开发这个产品时的合作伙伴,我们也将让这个产品尽快适应更多中小企业的需求,特别是到2018年将提供更广泛的选择。

我们的策略是基于核心产品,把安全的基础功能加到核心产品里。比如对于NSX来说,一半的成功应用来自于安全场景下所要求的微分段(micro-segmentation)。 

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都会进入多云的世界,他们也许有能力管理单个的云资源,但更需要多种方式管理多个云资源,这是我们能做的事情,也是VMware的价值所在。我们给客户更安全、更自动化的方式管理任何云,这就是VMware Cloud Services要做的事情,客户可能在使用AWS、Google、阿里云等支撑不同的应用,他们如何做好跨云管理?这是VMware的目标所在。

其次,我们在构建技术平台,这样企业、合作伙伴或其它厂商就能在我们的平台上开发AI应用。边缘计算带来了更多的数据,更多的数据为AI和机器学习创造了机会。我们希望客户、合作伙伴在构建自己的AI、机器学习应用时,能够自豪的说采用了VMware的平台。

中国的企业IT基础设施市场更喜欢硬件形式的产品,中国客户更喜欢买一体机这样的“盒子”产品,而其它国家的客户更看重软件的价值。在很多其它领域,中国市场都很领先,但在基础设施市场,中国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,我们在中国与戴尔、曙光等的合作,拓展了我们在中国的市场。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"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