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ya Nadella是微软历史上第三任CEO,也是继Bill Gates和Steve Ballmer两个创始人之后的第一个非创始团队CEO。

自从2014年2月被宣布成为微软新一任CEO至今的短短三年里,微软股票在Satya的手上达到了历史新高,超过了1999年最高峰时的58.38美元(微软2003年拆分股票时为23美元)而达到了76.54美元,市值达到5876亿美元,成为全球高科技公司第三强。到了2018年1月,微软市值进一步超过了7000亿美元市值。

Satya Nadella创造了微软的新奇迹。在Satya Nadella接手微软CEO的时候,他已经在微软工作了近22年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微软人。而当时微软在遴选下一任CEO时,几乎所有舆论都不倾向于启用于一个老微软人。特别是当时Steve Ballmer刚刚完成了饱受争议的Nokia收购,业界评论认为应该由一个外来CEO重振微软。

没有想到的是,Satya Nadella成为了Steve Ballmer为微软留下的最宝贵的“遗产”。这位来自印度的移民,与谷歌Sandar Pichai一起,成为了硅谷最有权势的新一代CEO。然而,Satya Nadella身上却没有CEO的那种盛气凌人,相反他为人谦虚、愿意倾听且平易近人。

Satya Nadella的新书《Hit Refresh》英文版出版了。这并不是一本自传,而是试图解释微软这一轮重启和复兴背后的逻辑。Satya Nadella在一开篇就指出,鲜有在任CEO出书写回忆录的,因此这本书更多是分享他现在的旅程,希望借此让业界、微软员工和微软生态等共同参与微软的这场转型变革。


“不求上进”的早年生活

“为什么微软会存在?我在微软的新角色中将启到什么样的作用?”《Hit Refresh》试图分享Satya对这些最基本企业逻辑的思考。Satya在《Hit Refresh》中不断强调微软新价值观“Empathy”(同理心、同情心)和“Growth Mindset”(成长型思维),而为了让业界更加深刻理解这些新价值观,Satya罕见地分享了他个人生活中所承受的巨大痛苦。

与大家心中对CEO的印象不同,作为全球第三大科技公司的CEO,Satya Nadella并非出身名校。少年时期的Satya酷爱板球(Cricket),这项起源于英国运动在英联邦国家非常盛行,印度也不例外。在1947年脱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后,板球继续受到印度人民的追捧而最终成为了国民运动。而Satya在印度板球运动的早期,就深深喜爱上了这项运动,迄今仍是Satya的热情(Passion)所在。

Satya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就入选了印度政府行政局IAS(Indian Administrative Service)官员,IAS在1947年以后负责管理英国离开以后的印度国家。Satya的父亲本来计划到美国深造经济学PHD,但在1960年代被选入了IAS,于是年纪轻轻就执掌有着上百万居民的印度行政区。

1967年,Satya Nadella出生于印度第四大城市、Andhra Pradesh(安得拉邦)首府Hyderabad(海德拉巴)。Satya在幼年时期随着他父亲的岗位轮换而辗转于印度Andhra Pradesh的多个行政区,Satya的父亲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,而Satya的母亲则是一位大学的梵语教授。虽然Satya的父亲是一位严格的终身学习者,但Satya的母亲却非常宽容而强调生活的平衡。

Satya母亲的金句之一是:按你自己的方式做你自己的事情,当你专心于做自己事情的时候,节奏就会随之而来;只要你能享受自己做的事情,全心全意把事情做好,而且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一个诚实的目标,生活就不会让你失望。

在母亲的影响下,Satya可以不必像其他IAS官员孩子那样追求学业成就,而有时间和机会追求自己所喜欢的板球运动。当然,Satya父母对于Satya的宽容,还因为在Satya约6岁的时候,刚出生5个月的妹妹去世了,这对Satya的父母造成了巨大的痛苦,但也放松了对Satya的要求。

Satya母亲在自己的职业生涯、养育孩子、为人妻子、印度社会巨变以及印度传统对妇女的束缚之间周璇,而Satya父亲则需要经常长期驻守到远离家庭的行政区,这些都塑造了Satya母亲的价值观,再反过来深远影响了Satya的世界观与价值观。

Satya幼年时上的印度幼儿园信奉Jesus和Mary,在15岁的时候他的家庭停止了四处漂泊,Satya也得以上Hyderabad公立学校(HPS)。在HPS,Satya隶属于Nalanda学院,Nalanda的名字源于印度一个古老的佛教大学。Nalanda学院由多种宗教信仰的学生组成,包括:穆斯林、印度教、基督教、印度锡克教等。而学生们大都来自印度精英阶层,也有来自部落的孩子。Satya的宿舍,就有来自印度各个经济阶层的孩子。在人生早期就接触丰富的思想,也是后来Satya成功的重要原因。

而HPS的校友中,有后来的Adobe公司CEO Shantanu Narayen、MasterCard CEO Ajay Singh Banga等以及一众知名的议会领袖、影视明星、运动员、学者和作家等。HPS的教育方式,并不强迫学生一定要在学习上有所造诣,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选择方向。在HPS期间,Satya也没有在学习上有突出表现,而是痴迷于板球运动。以至于他的父亲被派到位于曼谷的联合国办公室工作时,Satya拒绝了到曼谷的国际高中念11年级和12年级的机会。

Satya回忆他在12年级时的梦想时,他会说上一个小型的大学、为Hyderabad打板球以及最终到银行上班。对的,Satya在学生时代的工作梦想就是到银行上班,这个梦想在Satya到微软工作的早期也没有放弃。实际上,Satya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孩子。

他在参加印度理工大学(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,IIT)的入门考试时失败了,IIT是当时所有印度中产阶段学生的最高梦想。退而求其次,Satya上了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电子工程专业。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并没有特别之处,对于Satya来说,选择电子工程专业反而更有意义。此外,根据Satya的回忆,他在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交到的好朋友都是充满了创业精神、有目标驱动、有抱负的人。后来的Nokia CEO Rajeev Suri,也出身于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。

从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毕业后,Satya并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,而是报考了美国的几所大学以及印度国内的理工学院,准备继续深造。幸运的是,Satya顺利获得了签证,于是他就来到了美国Wisconsin大学攻读电子工程专业的硕士,而Satya之所以愿意到Wisconsin大学学习,还是因为他的一个HPS好友在Wisconsin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。

Satya在书中说,他在早年很幸运地赶上了历史性的机遇:印度脱离英国而独立、美国民权运动(导致改变了美国的移民政策)以及全球性的科技繁荣。这几个趋势相交影响,让Satya在1990年代就以软件技术专长的身份来到了美国,恰逢全球技术繁荣的前期。这个情节,“基本就像中了彩票一样”,Satya在书中直言。

1990年,Satya毕业后第一份硅谷工作就是Sun微系统公司,Sun那时是工作站技术之王,汇集了一大批技术精英,包括Scott McNealy和Bill Joy两位创始人、Java发明人James Gosling、以及后来谷歌CEO Eric Schmidt。Satya在Sun从事了两年的32位工作站编程,1992年Satya得到了微软的一份工作,负责推广当时刚诞生的32位Windows NT。Windows NT后来成为了Windows的基础,甚至今天的Windows 10也是基于最早的Windows NT框架。

当Satya获得微软的工作时,他刚考取了芝加哥大学的全职MBA,同时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银行工作梦想,他想等拿下了MBA就转到投资银行工作。但招聘Satya进微软的人强烈建议Satya加入微软,于是Satya一边全职工作,一边周末飞到芝加哥上兼职的MBA。两年后,他拿下了MBA文凭。


遭遇人生重大打击

1992年,Satya迎来自己人生的一大喜事,迎娶了妻子Anu。Anu是Satya父亲在IAS同事的女儿,也是Satya中学和大学的校友,两人在许多方便都非常相似,两方家庭也互知很久了。于1992年12月,两人结婚了。

一个故事是两人结婚后,Anu需要到美国来陪伴Satya,而当时Satya已经有美国绿卡。根据美国移民法案,Anu初次申请签证时就被拒签了,因为她嫁给了有美国永久居民权的人。当时微软的律师也告诉Satya,如果Anu想要获得绿卡,至少要等5年或更久。正当Satya打算辞职回印度时,微软的律师告诉了Satya一个不可思议的方法:放弃美国绿卡,重新申请H1B工作签证,这样两个人都可以凭H1B来美国,因为H1B签证支持夫妻双方都在美国工作的,获得签证。

Satya就这样放弃了美国绿卡,与Anu一起申请H1B签证,并且顺利拿到了H1B签证。1996年8月,Satya的第一个孩子、也是儿子Zain出生了。之后,Satya又有了两个女儿。但Zain的出生,彻底改变了Satya的人生。

Anu在怀Zain的时候,Zain意外在宫内窒息,由此导致Zain一生下来患有先天性脑部麻痹。Zain从一生下来就住进了ICU儿童重症监护室,此后长期每天接受各种治疗,而且还有过几次重大手术,这些都让Zain长期居住在西雅图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,直到Zain成年早期。Anu为了照顾儿子而放弃了自己建筑师的职业生涯,而Satya在儿子出生后两三年内也一直在自责,甚至在人生最绝望时刻寻求佛教义的精神支持。

Zain让Satya领悟到了,人生的问题并不能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解决,很多时候只能学会与之相处。Satya本身并不是一个宗教徒,但释迦摩尼的教义和Zain的存在,让Satya明白了只有经历过人生的跌宕起伏,一个人才能明白如何培养同理心、同情心(empathy);为了不再受到人生困苦的折磨,或至少受磨难的时候不那么痛苦,人要学会与人生无常的和谐相处。

Satya认识到,只有深刻理解了人生无常,一个人才能达到平静的心态,不会因为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而过于激动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人才能真正产生同理心、同情心(empathy),真正对周围的一切产生恻隐之心(compassion)。

而Satya对于科技的同理心和同情心,在于科技超过了生意,科技支撑了Zain所使用过的监护设备、电脑、治疗设备等,如果科技出了问题就是生命的危险。而科技又让Zain能做到更多,当Zain不能用手来切换自己喜欢的音乐时,三个高中学生开发出了能用于轮椅的传感器,让Zain用头部摆动就能切换音乐。

对于人生无常的深刻理解,还让Satya在成为职业经理人的道路上,一路看到的不是别人的缺点,而是别人的优点。“作为一家公司的高管,你的工作就是在烂泥滩里发现玫瑰花瓣。”Satya甚至在书中用了一句不那么恰当的比喻。Satya希望让人们停止互相指责、仅看到别人的问题,而是要开始认识到别人的伟大之处,同时还要帮助更多的人互相认识到对方的伟大之处。

Satya认为,现实生活中永远存在着各种限制,领导者的任务就是要鼓舞大家克服各种限制、解决问题,“make things happen(让事情发生)”。

Satya在书中提出了微软领导力的三原则:

一是让事情变得简单、清晰。在工作中会有各种噪音,领导者的任务就是要分辨噪音中的真信号,抓住事物的本质,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。Satya说他不想知道谁是屋子里最聪明的人,他想知道的是谁能把智慧带入工作,建立起团队的深入共享理解、制定行动的方向。

二是领导者要能在团队